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恨·罪(贤敏)

 “滴————”

某间市立医院的ICU病房内,病床旁的心电图机发出刺耳的声音。二十秒后,走廊传来了微小却急促的脚步声,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睡觉的男人被这些脚步声吵醒,当他睁开双眼时,几个医护人员在他面前走过,然后走进离他只有几步之远的病房。被吵醒的男人似乎预感到什么,从长椅上站了起来,在房门外来回走动。

“咔”

病房的门被打开了,男人快步走到开门的医生面前,神情凝重,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什么话。见医生不说话,男人的神情更加凝重了,仅存的些许希翼融合在焦急的眼神中。现在门口的医生看见眼前的男人这幅模样,不留痕迹地叹了口气。

“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看着呆立在原地的男人几秒,然后冷静的离开了。男人木讷地走进病房。一步,两步,三步……仅仅二十步的距离,男人用了一分钟才走到病床的旁边,他无力地推开正在为死者拆纱布的护士,护士倒是很善解人意地退到一边,默默地等待。

男人跪在床边,看着死者还未来得及拆开纱布的头部,用沙哑的声音不停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护士依旧默默地站着,她知道男人布满血丝的双眼正在流泪。这个男人她印象很深,从前两天死者入院开始,这个男人就没有离开过医院。她好奇死去的那个男人和这个伤心欲绝的男人有什么关系。

“曺先生,请节哀。能让我处理一下吗?”

男人点了点头,安静地退出了病房。他走到医院的洗手间,用冰冷的自来水洗干净布满泪痕的脸,同时也试图用冰冷的触感麻痹心中的悲伤。在洗手间里平复了心情,只是刚走到转角处就看到两位护士推着急救床从面前经过,方向是太平间。男人好不容易压下的悲伤又重新侵蚀着他的全身。他朝护士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

男人站在医院的天台上,看远处的天空微微泛着金色的光芒,而近处的天空依旧被黑暗笼罩着。

“晟敏……李晟敏……你说我该怎么做?你叫我曺圭贤怎么活下去?”

男人小声地嘟囔着。

“咔”

天台的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是曺圭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看到人的那瞬间,曺圭贤突然觉得很累,很累,累得他想直接从这二十层高的地方跳下去,然后就可以结束这荒唐的一切了。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那个勇气,他朝渐行渐近的人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

“李晟敏……”

“怎样?感觉不好受是不是?你现在体会到金英云在我面前被你撞死的感受了吧。那时候英云的父母好不容易同意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真亏你还有脸说爱我。曺圭贤,这种滋味不好受吧,弟弟被自己的恋人撞死。”

“不,我说过那件事只是意外,我根本不是故意的!况且……”你根本不知道晟真的真实身份。

“况且什么?那段路不允许飙车你不知道吗?也对,想你这种富二代根本不知道别人的命有多值钱。”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恨我,一直都对我的感情置之不理,但是你不应该伤害晟真。”

面对情绪开始激动的李晟敏,曺圭贤有些颓废的低下头,然后转过身,看着楼下开始多起来的汽车,想象着自己跳下去后,身后的人会有什么反应,是开心,还是会后悔?曺圭贤自嘲地笑了笑。

“晟敏啊,经历了这件事,我终于明白了,有些事说迟了,就再也无法说出来了,哪怕它原本是个惊喜。”

“……你……想跳下去?”看着眼前如此颓废的人,李晟敏无法反应过来。温柔,阳光,阴险,严肃……各种的曺圭贤,李晟敏都见识过了,唯独没见过如此颓废的曺圭贤。难道晟真的死对他打击真的那么大?难道他真的如自己所想爱上了晟真?

“你希望我跳下去?”

“……”

“我不会跳的,我没有勇气。一直以来我都是个胆小鬼。从撞死了金英云那一刻起,我就在逃避,当我发现自己爱上你后,为了逃避内心的罪恶感,我对你总是百依百顺,就算明知道你是为了报复我才留在我身边的,我也不介意。但唯独晟真,你不应该动他。”

“因为你爱上他了?现在来恨我了?”

“不,我从头到尾爱的只有你一个,更不会恨你。有句话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说了……李晟敏,曺圭贤永远只是爱你一个。”

说完,曺圭贤离开了栏杆边,往门口走去,经过李晟敏时,他停了下来,对身后的人说:

“晟真不姓曺,姓李。”

曺圭贤的话让李晟敏反应不过来,但曺圭贤并不打算解释。

“再见了。”

说完,曺圭贤就毫不犹豫地走了。再次被打开的门似乎并不愿意关上,慢慢的,慢慢的,许久才听到“咔”的一声,门最终还是关上了。

再也不见,到最后我还是一个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从那以后,李晟敏再也没有见过曺圭贤。

一个月后,李晟敏和一个喜欢自己很久的女生闪婚。

两个月后,李晟敏又离婚了。提出离婚的是女方,理由是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在睡觉时叫的是别人的名字。

接着,李晟敏试着拍了几次拖,但总是很快分手,对方的理由如出一辙。到最后,李晟敏索性放弃了。一开始,李晟敏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睡觉时叫那个人的名字,日常生活中为什么会常常想起那个人的温柔。后来他想通了:大概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就爱上那个人了。

李晟敏独自一人平静的生活了两年,然后一位远方亲戚来找他借钱,一见面那位亲戚就问他,“你弟弟呢?”李晟敏被问呆了,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

“就是晟真啊,你一两岁时你父母还经常带你和晟真来我家玩呢,难道你父母出事后晟真也失踪了?”

“我……不知道……”

那位亲戚走后,李晟敏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调查曺晟真这个人,结果正如当年曺圭贤所说“晟真不姓曺,姓李。”

往后的几个月,李晟敏都在自责中度过,他大概有些明白曺圭贤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离开。那之后,李晟敏每天都为自己当初的行为赎罪。一年后,从未出现过的曺圭贤给李晟敏
寄了一封信。

TO:李晟敏
我离开有四年多了吧,本来我打算不再和你联系了,但还是忍不住了。如果你还是恨着我,那请把这封信丢了吧。
下面的内容我无法确定你是否会看,但我还是接着写下去了。和你在一起有两年了吧,我从头到尾都无法确定你是否爱过我,但我还是厚着脸皮呆在你身边,这给你带来很大困扰吧,每天对着自己恨的人很不好受吧?在我离开的这四年多里,我无法确定你是否知道了什么,但无论怎样,也请你不要给自己太多负担,如果要恨就请继续恨我吧,我会一直赎罪的,包括你的那份,我也会帮你赎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担心我,但我还是想说:我现在过得还不错。我想我这辈子是无法忘记你了。感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你就体谅一下吧,毕竟我的作文从来都没有合格过。希望这封信不会给你带来困扰。如果你看到了这里,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已经不恨我了,甚至可以认为你曾经爱过我,哪怕只是一点点。不过我想我这辈子也无法知道答案了,毕竟我还是没有勇气回去,毕竟我还是一个胆小鬼。
FROM:曺圭贤

李晟敏一字不漏的把信看完了,然后小心的把信放好在抽屉里。李晟敏轻声叹了口气。仇恨,果然会蒙蔽人的双眼。

不只是曾经,我现在也在爱着你。所以别再做胆小鬼了,我想亲口把答案告诉你。你没有欠我了,以后我们的罪,我们一起赎。

标签: 随笔 贤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