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缘起缘灭(一)[少年狄芳]

童梦瑶死了,李婉清出家了,还有……王元芳也下落不明。狄仁杰还是很好的活着,情绪正常得不正常,一直跟随身旁的二宝看着这样的狄仁杰,心里荒得很。


二宝很清楚,造成狄仁杰这样的状况,不是童梦瑶,也不是李婉清,而是怎么找都找不到的王元芳。

那段时间里,狄仁杰处理好梦瑶的后事,送李婉清出家后,好不容易平复内心的伤痛,于是鼓起勇气问二宝元芳的下落,但是得到的回复只是二宝难以开口的表情和一句“找不到”。然后那天二宝目睹了自家少爷有史以来最悲痛的表情。但是第二天,当二宝再次看到狄仁杰时,狄仁杰又成了从前那个带着些痞子气的绔少爷。

偶尔欺负一下二宝,偶尔叨念一下出了家的婉清,偶尔帮官府破一下案,这些几乎成了狄仁杰这些天的日常。唯一没有被提到过的只有王元芳,这个名字和这个人都被狄仁杰列入了禁区,不能碰,也不敢碰。

一个月后的月圆夜里,二宝在屋顶找到了,失踪了一天的狄仁杰,无奈自己爬不上去,只能在下面大喊:

“少爷!下来吧!上面也太危险了!”

“二宝,帮我买些酒回来,我跟你说些事。”

狄仁杰依旧坐在屋顶上,看着下面因劝说未果而嘟嘟嚷嚷的二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见二宝准备离开,狄仁杰大声地补充到“记得快点啊!”

“这大晚上的找酒都难,还叫我快点,这不是为难我吗?”

半时辰后,二宝终于拿回来两坛酒。狄仁杰自然也从屋顶上下来了,坐在后院里的石椅上,从二宝的手里接过一坛酒,然后示意二宝坐下一起喝,那架势倒有种一醉方休的感觉,但仅是两坛酒想醉是有些难的。

“少爷,你不是想和我平分吧?我酒量不好啊。”二宝连忙摇头。

“是个男人就别这么啰嗦!来!坐下,一起喝。”

一主一仆坐在自家的后院里喝酒畅谈,偶尔一阵风吹过,倒是吹散了一些酒气。在这样的月圆夜里,总是很容易让人想到从前,无论悲或喜,然后又让人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正因如此,此时的二宝总觉得自己比别的府邸的书童要幸运些,毕竟他有一个善良的老爷和一个把他当朋友的少爷,还有少爷的好友也把他当朋友。这样想着,二宝倒是忘了少爷还在和他聊着天。

“……二宝!和我说话你也走神?活够了吗!”狄仁杰见旁边的二宝不知想什么想得出神,就边提醒边把人给拍醒,那几下拍得可不是说着玩的。

“哎呀!哎呀!少爷,我听着呢,轻点。”二宝抬起手揉着被打疼的脑袋。

“你说元芳现在怎样了?是死是活也不告诉我……们。也对,死了还怎么和我说呢,但是好歹也托个梦回来啊。他不知道我很担心的吗?他倒是梦瑶婉清那样别让我的心总悬着啊。”

二宝一听这话,揉脑袋的手不自觉的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狄仁杰,此时狄仁杰的眼眶微微发红,眼神里的悲不再隐藏起来,而喝酒的动作更是一直没停过。几秒后,二宝轻声叹了口气。少爷是借酒消愁愁更愁了。

“元芳少爷也不一定就是……死……了嘛,少爷你不是说过他这么帅,不会这么短命吗。”

二宝努力地安慰着压抑悲伤已久的狄仁杰,越想不出更好,更有说服力的言辞。

说起来,王元芳的失踪实在怪异,那个时候的狄仁杰和王元芳两人明明已经奄奄一息了,待众人进去找他们时,却只见狄仁杰,而不见了王元芳。那种状态的王元芳一个人能走多远,总不会连方圆百里都找不到吧。可是若是有人要带走王元芳,那个人又会是谁呢?为什么要带走王元芳呢?

“……也对,像他这么帅的人不会这么短命的……二宝……有件事我想和你说。”

狄仁杰抿了抿嘴,悠悠地望着那轮明月。想倾诉的话很多,只是都是关于同一个人的,而从哪说起又是一个问题。狄仁杰拿起酒坛,准备先润润喉,怎料那酒只滴了一滴到嘴中就没了。

“这么快就没有了。二宝,你不会被人骗了吧?”

“我说少爷,照你这种喝法能不这么快就没有吗?”二宝有些无奈地把自己那坛没怎么动过的酒递给狄仁杰。二宝并不蠢,甚至有些聪明,这样一来一去的,他已经猜到一些重点了。于是暗自感叹婉清姑娘选择出家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否则自家少爷又多了一个要烦恼的问题了。

“我想我从一开始就辜负了婉清……” 狄仁杰迟疑了一下,“算了,先不说这事。你觉得元芳会回来吗?”

二宝稍微想了想,然后说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肯定会回来的。”单凭他和你的感情,绝对会回来。

“……”

狄仁杰没有再接话,边喝酒边沉思着。过了不久,狄仁杰突然站了起来,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少爷!有句话我一直想说……”二宝,看着狄仁杰停下的背影顿了顿,“有事别总憋在心里。”

狄仁杰回头露出那招牌的笑容,说了一句话后便继续往屋子里走去。

“放心吧,再这样下去就对不起狄仁杰这个名字了。”


缘分是种神奇的东西,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总让你欲罢不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55)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