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缘起缘灭(六)【少年狄芳】

“狄兄,我想如果你只是因为藏头诗之事而来京城找我的话,我想你今天就可以走了。”王元芳抱臂站在狄仁杰的房门外,有些骄傲地笑道。

    

“才刚吃完饭一会儿,怎么这次快这么多?”狄仁杰显得略惊讶。

    

狄仁杰的一番话让王元芳想起在感业寺的那首藏头诗,若不是童梦瑶,他也许两个夜晚不睡也解不出来。想到童梦瑶,王元芳的眼神暗淡了些许。狄仁杰自然是察觉得到王元芳的变化,也明白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咳。对了,那首诗究竟想说什么?”

    

“……一切有皇上。”王元芳皱着眉说出这有些耐人寻味的内容,然后问道,“这藏头诗是谁给你的?”

    

“这不是给我的,是给我爹的。”狄仁杰心不在焉地回答,右手开始不自觉地摸着耳廓。

    

看见狄仁杰进入思考状态,王元芳道了声先走了,便离开了狄仁杰的房间,步子显得有些急。留在房间内的狄仁杰想了一会儿,暂时想不出什么头绪,回过神才发现王元芳已经离开了。狄仁杰若有所思地看着方才王元芳所站之地。

    

“我果然没猜错。”

    

狄仁杰再三考虑后,决定先不会并州,于是他把隐藏在诗里的内容通过信鸽告知狄知逊。只有一个人的狄仁杰绝对不会乖乖留在尚书府中,待他在尚书府逛了一圈后,突然想起自己的马匹还留在那件客栈,正准备去把马匹取回来,却想不到在尚书府的门口与刚回来的王元芳撞个正着。

    

“狄兄?要出去吗?”

    

“嗯,准备去客栈取回马匹,顺便把房间退了。”

    

“是准备回并州了吗?”

    

“那倒不是,只是想我已经在你这暂住了,就不必留着那客栈的房间了。”

    

“是吗?我正打算找你收寄住费呢。”王元芳淡淡地笑了笑,看见狄仁杰呲牙咧嘴的模样,便不再开玩笑,道,“对了,二宝呢?平时这种事你不是都叫二宝去的吗?”

    

狄仁杰抿了抿嘴,看了一眼王元芳,装作为难地道了句“天机不可泄露”,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尚书府。

    

王元芳转过身,看着狄仁杰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王元芳快步走到后院,吹了声口哨,待一只信鸽飞到身边后,迅速从袖子里把一张卷起来的纸条绑在信鸽的腿上,最后把信鸽放走。

    

王元芳对狄仁杰在自己府上住几天并不奇怪,他觉得奇怪的是:这几天二宝总是一大早便出去,到晚上才回来。于是第二天吃完饭的时候,王元芳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向二宝。坐在一旁的狄仁杰目光不断在这两人间移动,不紧不慢地吃着粥,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二宝倒是被两人弄得十分尴尬,十分不自在地匆匆吃完早饭离开尚书府。

    

“二宝这几天去干什么了?”王元芳用淡淡的语气问狄仁杰。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跟着他。”狄仁杰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顺手拿起一个豆沙包塞进嘴中。

    

“是吗?”王元芳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狄仁杰,“京城内情况这么复杂,你不怕他出什么事吗?”

    

“放心,他可聪明得很呢。”狄仁杰毫不在乎地说着,像是好不容易图得个自在似的。他喝了一口粥,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凑近王元芳,问,“不过话说回来,王兄怎么这么关心二宝呢?”

    

“……关心朋友很正常吧。”

    

“这样啊,确实该关心。”狄仁杰放下手中的勺子,单手托腮看着王元芳,“不过能做我书童的可不是这么容易出事的。”

    

王元芳瞥了一眼狄仁杰,并不打算继续理会,匆匆把剩余的早饭解决了,然后离开尚书府。

    

这下子,尚书府又只剩狄仁杰一人了。狄仁杰再次来到王元芳的书房,在门外站了片刻,当他正准备推门而进时余光看到空中有东西往后院飞去了。于是狄仁杰收回正要推门的手,走到后院。原来方才飞过的是一只信鸽,此刻信鸽乖乖地站在石桌上。狄仁杰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看见信鸽右脚上绑着一张纸条。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狄仁杰向前把纸条取下,默默记下了里面的内容后,再把纸条重新绑在信鸽的脚上,然后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取出纸笔,写下那内容:

    

船到江心补漏迟

    

狄仁杰猜得到这纸条是给谁的,但去想不明这内容是指什么。狄仁杰努力回想着那张纸条,不料越想越觉得那字迹熟悉,却又想不出是谁的。想了许久,最后狄仁杰不禁苦笑。

    

“你究竟有没有想过输了有什么后果。”

    

走出房间,狄仁杰还是那个狄仁杰。

    

在外面游荡了一天的狄仁杰,在晚饭前回到尚书府,并且特意地绕到后院去看看,却想不到碰见了王元芳。王元芳背对着狄仁杰,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看着石桌上的信鸽。狄仁杰有些疑惑地稍微站过了一些,也观察起那信鸽来。看了好一会,狄仁杰在心里暗叫不好。那信鸽腿上的纸条本是绑在右边,现在却被狄仁杰绑在了左边。

    

“元芳,怎么不去吃饭,倒在这里看起鸽子来了?”狄仁杰笑道,走上前拍了拍王元芳的肩膀,端详了那只信鸽一会,再道,“信鸽?”

    

“……”王元芳转过头盯着狄仁杰好一会才道,“嗯。”

    

说完,王元芳取下纸条,便转身离开。狄仁杰看着王元芳,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后追了上去,一把搂住王元芳的肩膀,开始说着自己在鸿福茶楼所见所闻的趣事。两人一路上互相损着对方,倒是回到从前一般。

    

知不知道又如何,无碍。

    

说或不说又怎样,无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5)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