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缘起缘灭(七)【少年狄芳】


虽然这几天在尚书府总见不着二宝,但二宝也没去干些什么见不得人,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只是流连于那些有达官贵人,皇子王孙出没的地方打探一下朝廷的动向。每次二宝都向狄仁杰抱怨自己总被当作店小二或打杂的被人使唤。但每次总是换来狄仁杰的打趣“没事,至少证明那些人还是有眼光的。”然后第二天还是被差去继续打探消息。

    

经过几天的委曲求全,还真让二宝听到些不太一样的消息。

    

那天在萧红院,二宝碰巧看到三个像是做官的人搂抱着几个姑娘围坐在一起。于是二宝机灵地站在一旁装作等自家少爷的下人。不过那个人刚开始的对过简直就像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但到了后来,待那些人都有些醉意后,他们说的话又让二宝觉得不自在,但二宝认为那些话对狄仁杰有帮助。

    

“这几天我忍了那个王元芳很久了!”

    

“哎,这话可不能乱说,被人听到就惨了。”一个衣着华丽,体型微胖的人边说边左右张望,看上去是谨慎得很。但仔细一瞧,又见他抱着姑娘的手不安分的在姑娘腰上又是摸又是捏的,惹得那位姑娘发出几声娇喘,然后无力的靠在那人的怀中。

    

“对对对!谁叫人家正得宠。”另一位左拥右抱,一脸享受的人说道,还特意的把“得宠”二字加重了语气,明眼人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

    

“哈哈哈!得谁的宠?皇上?还是那武媚娘?”一开始表示对王元芳不满的人,借着酒劲什么话都敢说。

    

“哎哎哎,别乱说。不过听宫里的公公说,他昨天刚见完皇上又去见武媚娘了。你们说……”开口的人用你们都懂的眼神看了看另外两人,然后三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本来二宝也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了,见这三人后面说的事也无关紧要,便打算离开这乌烟瘴气的萧红院了。不过要离开,这戏还得做足。既然是装作等少爷的下人,现在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少爷,二宝自然是很焦急了。他在一楼开放的地方走了几遍,嘴上还说着什么“少爷怎么又不见了”“怎么向老爷交代”之类的话,声音虽不大,却足以让经过的人听到。见戏做得差不多了,二宝才匆忙地走出萧红院。

    

回到尚书府,二宝把那些人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说给狄仁杰听,顺便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听完二宝的话,狄仁杰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反而陷入了沉思。但二宝留意到,当自己说到某些地方时,狄仁杰拿茶杯的手明显地更加用力了些。

    

接下来的几天,二宝还是和往常一样四处打探消息。而狄仁杰的行踪却有了改变。他不再整天窝在那鸿福酒家里,而是去跟踪王元芳。几天下来,狄仁杰也发觉王元芳去皇宫去得频繁。有时王元芳隔天去一次,有时一天就去好几次。

    

这天,狄仁杰还是和往常一样迟王元芳一步走出尚书府,然后又悄悄跟在王元芳的身后,只是今天走的地方让狄仁杰走着疑惑。按理来说,王元芳并不需要走这些偏僻的小巷,更不用这样走得兜兜转转的。刚开始狄仁杰以为王元芳会干些什么事,但走了一会便发现不对劲,在准备离开的那一刻,一把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狄仁杰先是愣了愣,然后才转过身看着站在身后的王元芳,嘴角上扬,掩饰地笑了笑。

    

“没什么,就是听到些不好的传言。”

    

两人一声不响地回到尚书府。还没离开的二宝见两人一同回来,开始还觉得惊讶,但接着就嗅到不对劲的味道。于是二宝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了个招呼,见两人都没理会他便准备离开,但这个时候又见狄仁杰偷偷地向他使了个眼色。二宝为难地看着狄仁杰,见狄仁杰抛开几个威胁的眼神,二宝认命地看向王元芳。

    

“王公子,你怎么黑着脸?”

    

“……”王元芳看了二宝一眼,看到二宝时不时看向狄仁杰的目光,他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没什么,你有事就先去办吧。”

   

 闻言,二宝连忙点头,最后看了狄仁杰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尚书府。王元芳见二宝离开了,便往后院走去。狄仁杰站在原地苦恼地掩了掩面,深吸一口气后,连忙跟上王元芳。

    

“说吧,为什么要调查我?”王元芳走到平时没什么人的角落,转身问身后的狄仁杰。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在调查你的。”狄仁杰抱臂站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王元芳瞥了一眼狄仁杰。

    

“一个月前,你开始试探渔民的时候。”

    

“看来那些小伎俩还是瞒不过你啊。”狄仁杰了然地挑挑眉,偷偷看了眼王元芳,见王元芳一副被人看扁后略不爽皱着眉的模样,狄仁杰偷偷地笑了笑。

    

“到你回我话了。”

    

“哦。”狄仁杰摸摸耳朵,“那时候在这里听你说你是如何被救的,就觉得像你这种人就算受伤了,也不会这么不谨慎的,就觉得你有所隐瞒。你知道我这个人凡事都要想明白,弄清楚的。所以我就……”

    

“你是不是认为我想为我爹报仇或者偷偷进行谋反之事?”王元芳一脸认真,直视着还在嬉皮笑脸的狄仁杰。

    

闻言,狄仁杰收起那嬉皮笑脸的表情,毫不犹豫地对上王元芳的视线。

    

“我相信你不会做这些事。我只是怕……”狄仁杰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吞回肚子里,改口道,“好奇有什么事要你瞒着所有人。”

    

“……”王元芳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狄仁杰,但最终还是松了一口气,“那你都查到些什么了?”

    

“既然你一个月前就对我有所防范,我又能查到什么。”

    

“你觉得我会信吗?”王元芳皮笑肉不笑地对狄仁杰眨眨眼。

    

狄仁杰见王元芳这幅模样,便挑了挑眉,勾起一个笑容。

    

“确实,我查到参与者有皇上、武媚娘、那个老渔夫,还有我爹和你。”

    

“没错,但你还漏了一人。”王元芳见狄仁杰一脸疑惑,笑道,“既然你知道了参与者,想必你也猜到我们要干什么了,你觉得你还能置身事外吗?”

    

“也是。”狄仁杰挑眉道。

    

晚饭时,二宝不解地看着眼前的两人边吃饭边说笑。二宝不明白明明上午元芳还对少爷黑着脸,少爷还向自己求助的,怎么现在又这般好了?不过不解归不解,二宝才不会多事去问个明白,他还是安心吃饭就好了,毕竟他们不说,问也等于白问。

    

半夜三更,狄仁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于是干脆起来出去走走了。

   

 这晚的月色晴朗,照着皎洁的月光,狄仁杰感觉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轻松。狄仁杰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步子有些轻快,欣赏着晚上的尚书府。走着走着便走到王元芳的房间前,狄仁杰不禁失笑,无奈地看着那烛火依旧亮着的房间,暗想:走这么久原来就是想来这里。

    

狄仁杰正准备离开,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王元芳从里面走出来,正准备伸个懒腰,就看见准备离开的狄仁杰。

    

“狄兄?这么晚到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额……”看到王元芳从里面出来,狄仁杰一时间想不到用什么借口解释,思考了一会,再道,“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

    

“那件事若失败了,定是你和那渔夫承担所有后果了,你真的要参与吗?”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选择的权利。”王元芳眼神暗淡了一下,但随即有狡黠一笑,“所以你要全力地助我了。”

    

“想不到你也会这么狡猾。”

    

两人相视一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5)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