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缘起缘灭(八)【少年狄芳】


“你也不简单啊。”

窝在鸿福酒家内的狄仁杰想着那天半夜里王元芳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少爷少爷,你和王公子那天夜里说什么‘很狡猾’‘不简单’是什么意思啊?”二宝在鸿福酒家找到狄仁杰后,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一脸好奇地问正在傻笑的狄仁杰。

“啊?你说什么?不明白。”狄仁杰回过神,装作疑惑地看着二宝。

“少爷,别装了。那天我都听到了。”

“谁教你偷听的?”狄仁杰拍了拍二宝的头。

“没没没!我那时刚好去茅房,不小心听到的。”

“其实告诉你也无所谓。”狄仁杰喝了一口茶,“你还记得元芳怎么说他得救后的情况吗,”

二宝点点头。

“那个说辞漏洞太多了。以我对元芳的了解,他绝对是一个洞如观火的人。若他认为那些送衣送粮的人是被同一个人派来的,他一定是从那些人身上看出不妥。那时起我就一直怀疑元芳。接下来我就去了京城郊外有渔民之地。但在之前我为了避开跟踪我的人,我用了一点小伎俩。不过这只是让元芳更好的猜到我的行踪。”

“少爷,您怎么知道那些人是王公子派来的?况且您是甩掉那些人才让我先回并州的。王公子又如何知道你没有回去?”

“那自然是有人在并州传递消息了。不过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那些人是元芳派来的。这先不说,先说渔民那边。我探访了京城郊外所有的渔民,却没有人说有外人长住过。所以我认为不是元芳说谎就是那些渔民说谎。

那些渔民的说辞太合理,没有任何破绽。相比之下,元芳的说辞就漏洞百出。但我说过元芳是个洞如观火的人。所以那时我认为元芳是故意那样说的,故意让我怀疑。他既然故意让我怀疑,那他绝非想隐瞒什么,相反是想让我知道什么。不过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就表明他有顾忌。

接下来就是我发现了给我爹的藏头诗。本来我说来京城让元芳解藏头诗一半是私心,一半是开玩笑。我爹没有加以阻止,连一句并州也有会解藏头诗的人也没有说。于是我认为我爹是故意让我去找元芳的。

后来到了京城,我对元芳多留了心。不过他还是考虑得挺周全的。先是偷偷摸摸地放信鸽,再表现得很在意你的行踪。然后趁我去他的书房时,算好时间把放出去的信鸽再放回来。并且让你觉得自己打探到不可思议的消息,最后发现我跟踪后装作生气。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我在怀疑他,调查他,于是他顺理成章的把他先告诉我的信息变成是我调查出来的。”

“但是王公子怎么知道少爷你明白他的打算的?”

狄仁杰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

“两个字——默契。”

“……”二宝依旧一脸不解,“但是最后王公子又怎么知道您会刚好发现飞过的信鸽,我会去萧红院的?”

“唉,和愚钝的人说话就是麻烦。”狄仁杰一脸鄙视地看着二宝,摇摇头,“你觉得脑子正常一点的官员会在那种人多口杂的是非之地说这种事?”

二宝了然地点了点头。

“至于我能看到那只信鸽,还是因为两个字——了解。”

的确,就如狄仁杰了解王元芳是个洞如观火的人一般,王元芳也知道狄仁杰是个敏锐的人,丝毫动静都会引起狄仁杰的注意。正因为这样,王元芳才会派人暗中观察狄仁杰,让他去书房时把自己放出去的信鸽放回尚书府,好让信鸽引起狄仁杰的注意。

正因为了解,才会有默契。

因为了解,狄仁杰再次回到尚书府;因为默契,再次见面才会相视一笑;因为了解,王元芳毫无顾忌地求助;因为默契,配合起来才会天衣无缝。

至于为什么不能让狄仁杰直接知道,狄仁杰认为这只能问皇上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1)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