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缘起缘灭(十二)【少年狄芳】

最近看文看得特爽!害得我都不想更文了……
====================================


“娘娘,您有何打算?”狄仁杰用恭敬的语气问道。

“媚娘听从皇上的安排。”武媚娘表现得十分冷静。

像武媚娘这种人,聪明又冷静,最重要的是有足够的耐心和你周旋。这是狄仁杰觉得最不好对付的人,遇到这种人能为友的话,绝对不能为敌。一句“听从皇上的安排”很是正常,得体,却没有任何实际性。

“可是草民并不想做这种毫无保障之事。”

武媚娘没有接过话,只是静静地坐着。狄仁杰看了一眼武媚娘,见她没有任何表情,便继续说道:

“单凭许敬宗一人去计谋,他绝对没有能力去做造反之事。那就是说有一个高人在他背后充当军师。”狄仁杰看了看武媚娘,继续道,“既然如此……”

“容媚娘问一句,你是打算照皇上的话去做了吗?”武媚娘平静地看着狄仁杰。

“这容我选择吗?”狄仁杰笑着反问道。

狄仁杰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现在的状况是他们完全不了解帮许敬宗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为的又是什么。而狄仁杰觉得更加奇怪的是:要做这种事人选有很多,又何必一定要他狄仁杰去做呢?

“元芳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若按照皇上的话,这事并不能让元芳知道,待他自己察觉我的不妥。这样的话,元芳定会和我有一场争吵,而我也会因为这场争吵完全获得许敬宗他们的信任。但我并不想这样。”

“两个人若是有缘有份的话,无论过程如何,结果都会在一起的。”武媚娘的语气是看破红尘般的平淡。

有缘有份当然会在一起,可又有谁会知道究竟有没有。

冬天的长安城有些冷,还会下雪。有时候出门看到一片白皑皑的景象,心情会莫名地变得舒畅。

最近的几天,王元芳经常在院子里看着披了一层白裳的树木思考。狄仁杰在尚书府也住了差不多半年了,有时候狄仁杰的言行让王元芳挺熟悉的。然后想了几天,王元芳终于想起,狄仁杰有时候和他相处的模式和李婉清的十分相似。于是王元芳虽然觉得这样子很奇怪,但还是挺喜欢和狄仁杰这样相处的。

“喂,又在这里想什么?”不知何时,狄仁杰站在王元芳的身后。

“没什么。”

王元芳转过身面对着狄仁杰。王元芳一直都很了解自己,他知道对于狄仁杰,他是有些喜欢上了。而且王元芳觉得狄仁杰对自己的感觉也是与众不同的。

“没什么好想的话,就……”狄仁杰装作思考了一下,然后挑挑眉,笑道,“想想我。”

看着这样的狄仁杰,王元芳顿时觉得无言以对。王元芳瞪了瞪狄仁杰,狄仁杰倒是毫不在意,掩脸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王元芳的肩膀。每天逗逗王元芳几乎成了狄仁杰的日常,狄仁杰觉得每次看到王元芳那副想反驳有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心情总会莫名的好起来。

“好了好了,说正事。”狄仁杰见王元芳要生气的样子,便识相地转移话题。

“我想回并州一趟。”

“你有打算了?”

“算是吧。”

狄仁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王元芳此刻不太想自己回并州。

“还有,我打算让二宝留在这里。”

王元芳不惊讶狄仁杰会回并州,但他惊讶狄仁杰竟然不带上二宝。和他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王元芳肯定狄仁杰和二宝的感情绝非仅是主仆之情。这次回去不带二宝,王元芳已经猜到狄仁杰要开始行动了。

“我不在的时候,就让二宝做一阵子你的书童吧。”狄仁杰用轻松的语气说。

“当然这段时间的工钱就是你付了。”

此刻的气氛十分糟糕,听狄仁杰说完话的王元芳并没有马上作出表示,而狄仁杰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本来开始行动是根本不需要离开长安城的,但是狄仁杰觉得这次的事并非小事,还是告知父亲会更妥当,虽然狄仁杰认为自己的父亲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工钱我一定会付的,”王元芳看了一眼狄仁杰,他现在想不到更好的言语来活跃气氛,更何况,这种事一直都是狄仁杰来做的。

这次狄仁杰也没有心情再去调戏王元芳了,一想到今后王元芳可能会和他反目,狄仁杰便提不起兴致。

“那我先去收拾一下,明天启程。”

两人对视了一会后,狄仁杰转身准备离开。

“平了许敬宗后,我有一事相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1)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