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子

懒得无可救药的人
一个高三狗

在光化门【先贤敏后珉贤】(给真爱的圣诞贺文)

 这圣诞贺文本来是想写虐的(最近受刺激较多)但是我还是不忍心把自己的男神虐得太惨了╮(╯▽╰)╭   我是曺圭贤正直的亲妈饭。

=====================================

 在光化门

       “最近过得怎样了,晟敏哥?”

       “挺好的,有什么事吗,圭贤?”电话那头响起一把男声。

       “也没什么事,就是最近看到一款新出的游戏,好像挺好玩的,就想找哥一起玩了。”

       此时的曺圭贤正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一手拿着手机通话,一手拿着一台游戏机。开始通话后,曺圭贤的目光就没有从手中的那台游戏机移开过。而曺圭贤旁边的座位的桌面上也放着一台同款的游戏机。

       “我现在不在国内,你可以先找昌珉玩。”

       “原来哥到国外去了,怪不得最近都不见哥了。又和嫂子去旅行了?”轻松的语气与悲伤地表情形成了些许反差。

       “哈哈,不和你说了,还有事。先挂了。”

       不用想曺圭贤也猜到此事电话那头的李晟敏是一脸幸福的模样了。

       毫无声息,通话结束了。

       曺圭贤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静静地开启游戏机玩了起来。游戏机的屏幕一次又一次地弹出Game Over的字幕。

       两年前,在同一间咖啡馆的同一个座位,曺圭贤和李晟敏曾一起打游戏,只可惜那时李晟敏的技术实在太差劲了,曺圭贤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故意输给李晟敏。那时曺圭贤手中的游戏机的屏幕也是一次又一次地弹出Game Over。

       玩了好一会游戏,曺圭贤不经意地瞥了眼桌面的另一台游戏机,接着按下了手中那台游戏机的关机键,然后游戏机被随意地放在桌面上,最后曺圭贤挥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两杯美式咖啡。

       曺圭贤还清楚记得两年前的曺圭贤和李晟敏也曾每个星期在这里一起打游戏,玩累了便点两杯美式咖啡谈天说地。曺圭贤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从来都不和李晟敏谈论女生。曺圭贤还记得那时候他们已经和这间咖啡馆的服务员混熟了。

       十分钟后,服务员端来两杯热腾腾的美式咖啡。

       “在等朋友吗?”面生的服务员边说边放下咖啡。

       一个月前,这里的老板换了,服务员也跟着换了一批。

       “谢谢,不是。”

        曺圭贤并不在意服务员略惊讶的眼神,自然地把一杯咖啡放在旁边的座位上,然后拿起另一杯咖啡慢慢地喝了一口。入口时过热的温度让曺圭贤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上一次在这里被咖啡烫到是什么时候?

       曺圭贤没有忘记:那个时候是李晟敏刚宣布完他接受了某位女生的告白。因为知道得太突然,曺圭贤拿起刚端来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好掩饰自己的慌乱。毫无意外,曺圭贤被烫得毫无形象。可是,李晟敏却没有递来纸巾,没有叫冰水。曺圭贤是知道的,为什么李晟敏会突然拍拖,为什么李晟敏不递纸巾,不叫冰水。

       过了许久,面前的咖啡已见底,旁边的那一杯也不在飘出缕缕白雾。曺圭贤把两台同款的游戏机塞进他那个湖绿色的背包里,然后再次叫来服务员。

       结账,离开。

       走出咖啡馆,曺圭贤才发现天空下起来了毛毛细雨。在这个干燥的季节,这点毛毛细雨并算不了什么。曺圭贤看了看左手方向,那隐隐约约,有些灰暗的光化门,然后转身朝右边走去。

       一年前,曺圭贤来过这里,和李晟敏还有李太太。可惜曺圭贤已经不太记得那个时候的情景了。他只记得强颜欢笑很痛苦。

       沿着路走,路边的银杏树已经开始染黄了,有些落到了地上。曺圭贤偶尔踩到这些枯黄的落叶,便能听到细微的一声“嚓”。雨似乎大了一点,路面一滴滴的水印越来越密,越来越密,直到路面都深色了一层。路上越来越多的行人撑伞,曺圭贤却无动于衷。

       曺圭贤没有带伞出门的习惯,大概是因为以前从来不需要他带伞。只是明明过去这么久了,却还没习惯要学会带伞。

       在李晟敏告诉曺圭贤自己开始拍拖的一个星期前,曺圭贤在某个Party上借着酒气向李晟敏告白了,很认真的告白了。那时候李晟敏并没有说什么,但之后却用行动明明白白地拒绝了曺圭贤。第二天起,李晟敏不在对曺圭贤细心体贴;一个星期后,李晟敏开始拍拖;六个月后,李晟敏结婚了。

       李晟敏很残忍,用实际行动让曺圭贤彻底无望。李晟敏也很善良,他没有因此嫌恶曺圭贤。

       但曺圭贤却更加痛苦,在他还在努力接受李晟敏结婚了的事实时,李晟敏为了减少和曺圭贤单独打游戏的时间,还介绍了一个游戏爱好者给曺圭贤。于是以后每次约出来打游戏总会多了一个人——沈昌珉。

       只是不长不短的两年后,曺圭贤承认有些事和当初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一次,大概……

      “嗨,圭贤你怎么在这啊?”

       曺圭贤的思绪被爽朗的声音打断,雨水没再打在曺圭贤的身上。曺圭贤微微侧头,身旁多了一个比自己微微高一点的身躯——沈昌珉。

       “刚好路过而已。你怎么这么早下班?逃出来的?”

       “逃什么逃!今天老板提前关店了。对了,最近那款新出的游戏玩过了吗?要不要一起玩?”沈昌珉手中的雨伞微微侧向曺圭贤。

       “当然玩!明天一起,你家还是我家?”曺圭贤的心情似乎变好了一点。

       “你家,我家乱。”

       “那到时候打电话给我。”

       然后是一阵沉默。

       雨越下越大,远处的景象早已模糊不清,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两个人的鞋子。沈昌珉皮质的外套沾满了水珠,而曺圭贤的毛衣也是一片深色一片浅色。

       “其实你来这里是因为还放不下晟敏哥吧,都两年了。”沈昌珉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也不完全是。”

       “……”沈昌珉小声地说了句话,声音被愈来愈大的雨声吞没。

       然后曺圭贤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了,他听到了,沈昌珉那句微不可闻的话。

       这次沈昌珉不用等曺圭贤太久了。

       曺圭贤回头,染黄的银杏树,隐隐约约的光化门,渐渐都变得明亮。曺圭贤似乎看到两年前的自己还有李晟敏慢慢消失在大雨中。

       这一次,是曺圭贤最后一次带着对李晟敏的眷恋来这里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8)
©AMY子 | Powered by LOFTER